Monthly Archives: January 2017

據一名看過辜成允病歷的醫師透露月子中心

台泥董事長辜成允前天(21日)晚間,月子中心於友人娶媳喜宴中離去時,不慎於晶華酒店3樓樓梯摔至2樓,導致頭部撞地重傷送醫後不治,得年63歲。因其受傷到不治僅短短不到2天,亦引發是否生前先有心肌梗塞或腦中風才導致不慎跌落等臆測,據一名看過辜成允病歷的醫師透露,「他真的運氣太壞,摔得太重、而且部位太不好,摔到顳骨都裂掉、等於腦殼破裂了,整個腦內全面性出血。」 該名醫師指出,X光片看到,辜成允的顳骨骨折、甚至腦部都有跑進空氣,「這個指標意義就是,因為腦部先重擊後出現裂痕,所以是先摔倒才出血,應可以排除是生前先心肌梗塞或腦中風出血才跌倒的說法。」 心臟酵素雖升高但未及心肌梗塞程度 此外,「雖然其心肌梗塞的指標之一、心臟酵素(cardiac enzymes)有升高,不過,一來其數據沒有高得離譜、二來其生前已有心臟急救,所以對於診斷心肌梗塞不太具有參考價值,真要百分之百確診,只有做心內膜切片了。」 不過,看過辜成允的各項檢測的醫師認為,「他體重不輕、所以摔倒的力道極大,加上有點骨鬆的問題,而且摔倒時有可能撞到尖銳東西,才會讓腦殼破裂,空氣跑入後,也容易讓細菌跟著進到腦部。但他真正致命傷是因為腦內大規模的出血,蜘蛛膜下腔、硬腦膜都大片出血,引發嚴重的腦水腫、壓迫腦幹中樞神經,才會病程進展那麼快、幾難以回天月子中心。」 據了解,辜成允第一時間送晶華酒店對面的馬偕醫院急診時,已無呼吸心跳,隨即轉入加護病房救治。但由於其過去長年在振興醫院就醫,有完整的病歷,在病家要求下,由加護病房轉送振興醫院,遺憾的是,最後仍未出現奇蹟,今天清晨6點宣告不治。

Posted in 褓姆, 鐘點管家 | Leave a comment

做好只有自己能完成的事月子中心

土豪哥靠著父親朱仁才金援,月子中心喝高檔紅酒、吃美食、開超跑,去年12月3日與友人到酒店狂歡,然後再拿著W飯店白金VIP以每晚9600元優惠價去訂房續攤,酒店業幹洪聖晏則安排傳播妹陪搖,其中還包括郭姓女子。 檢方查出,另名江姓工廠小開也受邀進到房內,至少有15名男女出入該房間,目前還有人未到案,這場毒趴從4日清晨開始,到了5日早上,土豪哥體力不支離開,洪聖晏又聯繫自己的客戶到房內狂歡。 過程中,很多人來了又離開ovoke),雖只出版三期即宣告解散,但他們創造的「粗劣.搖晃.失焦」寫真風格,卻帶給日本攝影界極大衝擊。隔年中平以「circulation:日期、場所、行為」 ,只有郭女短暫離開房間2次,可能是去買菸酒,最後又再返回飯店,到了去年12月7日,已連續HIGH了3天3夜沒睡的郭女,疑因用藥過量身體出現異狀,這群人未立即將郭女送醫,反而找人幫郭女打排毒針,事態嚴重後才送醫,郭女最後不幸身亡。 因演出日劇「庶務二課」系列而聲名大噪,奠定正義大姐頭形象的日本女星江角真紀子(江角マキコ),卻在3年前因被爆出指使前經紀人至仇家噴漆,又被控散播女兒在幼稚園被霸凌的不實謠言,造成形象大為受損。 因為一系列的負面消息,讓江角真紀子近幾年淡出演藝圈,不但沒有再接新戲,就連綜藝節目也都不再邀請她,就在今(23)日,江角真紀子對外公布將退出演藝圈。 稍早江角真紀子所屬事務所透過傳真,向日本情報節目電視台表示江角真紀子因「考慮到小孩養育等問題,決定把握現在做好只有自己能完成的事」,決定從藝能界引退月子中心。 另外,針對之前屢有女性周刊報導江角真紀子搞不倫戀,事務所嚴正否認,並決定正式採取法律行動,事務所表示儘管江角真紀子目前與丈夫分居,兩人感情並無惡化也沒有要離婚,純粹只是配合雙方不同調的工作與生活方式。

Posted in 清潔, 管家 | Leave a comment

隨著時代提出充滿挑釁的新觀點月子中心

1973年發表評論集《為何是植物圖鑑:中平卓馬映像論集》(なぜ、植物図鑑か:中平卓馬映像論集),他否定過去自己的詩意表現,月子中心在逗子海濱燒毀所有作品、筆記和底片,同時因過度使用安眠藥而導致知覺異常,好幾年完全無法拍照。 1976年與篠山紀信(Shinoyama Kishin)於《朝日相機》共同連載「決鬥寫真論」專欄,使他重新燃起對攝影的慾望,但在隔年集結成冊出版前,又因酒精中毒造成逆行性記憶喪失,篠山紀信從此未與中平卓馬相見。喪失記憶與邏輯能力的中平卓馬,攝影行為已成為他作息般的生理行為,他每天出外拍照,被稱為「成為相機的男人」。 失憶前的中平卓馬對語言具高度關心,曾不斷在成為攝影家或詩人間猶豫不決,他的攝影論至今讀來依舊前衛深刻。中平卓馬是日本攝影史的傳奇,並不只因他人生戲劇般的起伏,更因他不斷徹底推翻自己與攝影的定見,隨著時代提出充滿挑釁的新觀點。 土豪哥從去年底的W飯店命案後就銷聲匿跡,一度傳出他逃亡海外,本刊掌握,其實他這一個多月來,都被擔任桃園永平商工董事長的父親朱仁才下禁足令,幾乎整天都關在北投的透天別墅內,只能看電視打發時間,而且被父親痛斥,因為土豪哥闖下大禍後,第一時間居然沒告訴爸爸,以為只是小事一件,父親根本不會知道,沒想到,最後連永平商工制服爆貴都被人罵翻天,朱仁才也提告月子中心。

Posted in 家事服務, 家事清潔 | Leave a comment

日本人攝影表現的歷史月子中心

此外,我們也可試著藉由暴露這些影像潛在的運作機制,月子中心讓人意識到某種不可見的意識形態。換言之,與其消極的迴避抵抗,不如積極的將其改造成自己的工具。 究極而言,中平卓馬身上流著某種對於絕對現實的渴望,同時批判大眾媒體對於世界的扭曲,積極的抵抗既有攝影的預設框架。中平帶給我們的,是他積極發明自己的工具(包括評論書寫跟攝影作品),用傾斜的角度觀看世界的縫隙,並批判人類中心的制式感知系統,進而瓦解自己,流變成非人,探索世界不可知的那一面。但中平所提出的攝影方法並非終點,我們也該抵抗中平,發明自己的工具,拾起中平從過去射出的箭,朝未來射出,遭遇並創造那綿延的絕對現實。 「Documentary」中平卓馬 (Takuma Nakahira)攝影集月子中心。 中平卓馬(1938年7月6日- 2015年9月1日) 日本攝影師和攝影評論家。 1958年進入東京外國語大學西班牙語學系就讀。1960年安保鬥爭時成為學生自治會領袖,參與各種抗爭運動,曾寫信給卡斯楚(Fidel Castro)支持古巴革命。畢業後進入新左翼刊物《現代之眼》做編輯。 1964年東松照明(Tomatsu Shomei)贈送中平一台PENTAX相機做為結婚賀禮,誘發中平拍照的興趣,並且介紹森山大道(Moriyama Daido)、高梨豐(Takanashi Yutaka)與他認識,後來他和森山成為互相砥礪的親密好友。 1968年在東松照明召集下擔任「攝影一百年:日本人攝影表現的歷史」展覽委員,與高梨豐、多木浩二(Taki Koji)創辦攝影同人誌《挑釁》(pr參加巴黎青年雙年展。

Posted in 居家服務, 居家清潔 | Leave a comment

在今天面對媒體包圍世界的時代月子中心

月子中心從思考「某物再現」到「影像本身」 面對《為何是植物圖鑑》般冷調的作品月子中心,不少人覺得沉悶無聊(包括讀他理論的愛好者)。然而,相對於大眾媒體所包裝的又或是浪漫、詩意、朦朧曖昧的作品,不斷誘惑我們賦予照片制式的意義,中平的圖鑑作品卻絕對的「切斷」了照片的意義,狠狠地打斷我們思考照片的慣常角度,從「某物再現」回歸到對於「影像本身」的思考,重新以開放心態面對世界未知的那一面。 因此,與其用一般「再現的方式」考慮中平的攝影,不如用影像的運作機制思考。也就是說,我們或許不要只是透過再現方式思考中平的作品。比方說,中平無差別的拍攝日常生活的植物、石頭、雕像、貓、招牌等等,或者這些被攝物有什麼特別隱喻(比方說生、死、愛、慾望等等)。更重要的是他的「行為」,以及這些影像如何切斷觀看的慣常機制,讓我們彈回來思考「攝影本身」?換言之,我們不該只是關注他拍攝了什麼,而是翻轉既有的觀看習慣,思考他的影像是「如何運作的」。 我們從中平卓馬身上看到的,是對於媒體影像扭曲現實的抵抗以及絕對的不服從月子中心。 在今天面對媒體包圍世界的時代,或許我們可以不用那麼悲觀的無視拒絕,而是試著用某種歪斜的目光(像中平卓馬看世界一般),觀看那些制式的政治正確或消費宣傳的照片,並主動對其重新修改拼貼,抵抗被動接收制式的訊息。

Posted in 家事服務, 家事清潔 | Leave a comment

上方是天堂抑或還是地獄坐月子中心

對丙來說,玩家乙多麼富有都與他無關,坐月子中心就算乙的財產翻倍,只要丙每回合依舊能拿到1萬元,他還是有往上爬的可能性。 UBI的支持者知道,一個人在社會的初始地位對於人的成敗影響太大了,丙並不是不努力,而是只能被迫在命定的社經結構中隨波逐流。 如果右派強調不受國家干擾的競爭,那麼替底層人民爭取一張競技場的入場券,讓個人智慧有發揮的空間,不是反而更有利社會整體的進步嗎?如果左翼重視平等的自由,那麼既有的福利制度真有賦予人們更多的選擇權嗎? 既然社會主義難以爭得大家的青睞,在大家對現有制度都有所不滿的情況下,另一個「第三條路」何嘗不是個可能的選項?UBI可以作為底層人民脫離金錢奴役的跳板,但上方是天堂抑或還是地獄,全憑個人造化。 結論:改革,從理解開始 從上述內容中可以發現,純粹將UBI歸類為左翼思想的延伸並不妥當,儘管國外推廣該制度的多半是自詡為左翼的社會人士,但其實不論左右,均同時對基本收入制度存有期待與擔憂。某種意義上來說,它才是真正的「第三條路」。 右派認同它能改善既有福利制度的無效率,卻也深怕其誘發人類好吃懶做的天性,導致勞動力市場和國家現代化腳步的直接崩潰;左翼則期待它能使底層民眾擺脫市場力量的控制,有助於人類實踐符合自我意識的選擇與追求,但也懷疑,既有福利制度部份取消後對於社會安全和社會連帶觀念的衝擊坐月子中心。

Posted in 褓姆, 鐘點管家 | Leave a comment

唯一能努力的只有不要輸坐月子中心

直到某位玩家終於抽到「命運」牌,坐月子中心使多數人有權推選一位具左翼意識的玩家成為主持人,透過他制定的新規則,財富的結構分配產生巨變。不過,遊戲時間一長,重分配的效果也越來越不顯著。 假設甲是財富第1多的玩家,當他過世後,主持人要求他的兒子乙必須先把一部分財產充公,才能繼續遊戲。於是,乙帶著1千萬的籌碼及房地產進入遊戲。丙就沒那麼幸運,他初始的籌碼只有1萬元。在這早已被佔據殆盡的地圖上,他幾乎沒有贏的機會,唯一能努力的只有不要輸。儘管遊戲規定輸家能有無限次復活的機會,每次復活都可以得到5,000元繼續遊戲。不幸地,丙幾乎每兩回合就用罄身上的籌碼。依照他的遊戲歷程,許多有利於中產玩家的遊戲規則是他永遠也享受不到的,而公積金的用途大部分卻都花在那些規則上。 現狀沒持續太久,一張「機會」牌出現在檯面上了。這張牌規定,除了遺產稅、所得稅和少部分規定之外,其餘幫助中產玩家和底層玩家的規則通通得作廢,而那些省下的錢則按每回合平分給所有玩家。於是,丙每回合可以獲得1萬元的收入。現在,他可以選擇累積收入以投資自己,或是買下其他剩餘的冷僻土地。 總之,丙不必再落入每幾個回合就破產的囧境,而可以憑藉著自己的技巧和戰略,在這款名為「人生」的大富翁中拚搏努力。 UBI的立論其實很簡單,它不再那麼在意貧富差距的程度,反而關注身處在底層的人們究竟有無翻身的機會坐月子中心。

Posted in 清潔, 管家 | Leave a comment

名為「人生」的大富翁坐月子中心

與右派相反,左翼較為理解UBI的立意。坐月子中心美國著名法政學家德沃金(Ronald Dworkin)是位左翼自由主義學者,其主張的「機運平等主義」(Luck egalitarianism)試圖區分個人選擇、與機運成分對結果造成的不同影響,德沃金認為機運所導致的不平等需要被補償,個人的錯誤選擇則由自己承擔。這延伸到實際的操作上,便是提出降低社經地位和出身背景對人造成不平等衝擊的政策,在幫助底層人民脫貧和階級流動上,UBI也具同樣效果。 但左翼也不是對於UBI毫無懷疑。當人民收到收入的那刻,也是國家無條件放任競爭與廝殺的開始。少了社會安全機制的保障,加上貧富不均的現象也不再會獲得大幅度的改善或導正,那些本來貧困的人們真的會因此過的更好嗎?富裕階級與他們的社經差距就從此正當化了嗎?這是左翼人士必須加以論辯的嚴肅課題。 「不勞而獲」的合理化:名為「人生」的大富翁 最後,我想舉例說明UBI的精神及立意究竟是什麼,部分歐洲人士處心積慮推廣「不勞而獲」的政策到底為哪樁? 大家或多或少都玩過大富翁(Monopoly),從其英文名稱便可知道該遊戲原有警世之意。而在這一個名為「人生」的大富翁中,並不是所有人初始獲得的籌碼都相同,甚至分配呈現極不對等的狀況。 一開始,這款大富翁照著右派自由放任的邏輯進行,但大家發覺,許多土地與財富逐漸聚集到少數人的手裡,富者越富,貧者越貧的跡象越加明顯坐月子中心。

Posted in 家庭主婦, 居家清潔 | Leave a comment

還有待之後的實驗釐清坐月子中心

右派最無法接受的,大概便是衝擊人們就業動機這點坐月子中心。只怕多數人都會好奇,一旦民眾不需要勞動便能取得收入,誰還會選擇工作?從美國與加拿大過去針對不同內涵的基本收入實驗結果來看,我們或許還能保有一點樂觀,但以目前來說,尚無任何實證研究可以回應對UBI衝擊的質疑,還有待之後的實驗釐清。 對於右派而言,UBI也並非毫無可取之處。前面提到,UBI建立在取消現有福利制度之上,為了施行種種的福利政策,國家必須耗費可觀的人力與行政成本進行資產調查、資格認定、津貼給付與平息改革所引發的許多社會衝突和對立。這些都是資源與效率的無謂浪費,卻是福利國家躲不開的宿命。 傅利曼在同本書的〈減輕貧窮〉一章曾詳盡地提出「負所得稅」(Negative Income Tax)的想法,這是基本收入的另外一種形式,且與UBI在不排富的全面性實施與簡化行政成本上十分相似。傅利曼認為,這不但能使政府的干預程度變小,還可能更省錢(註五)。也就是說,右派在幫行政組織瘦身的目標上,其實與UBI不謀而合。 最後,UBI的確立,某種程度也幫助右派脫離了關於「正義」的辯論戰場。以後任何人不論貧富貴賤,都不再與國家有所關聯,坐月子中心個人的成敗將完全被視為自己的責任。往後競爭的結果,就是絕對的正義。

Posted in 家事管理, 家庭主婦 | Leave a comment

左翼更加提倡社會保險制度坐月子中心

若想要解決不平等的現象,就不能指望資本家的慈善坐月子中心,也不該只仰賴消極的社會安全網,國家必須積極地作為、規範及管理,甚至具家父長式之感。同樣地,為了論述方便,以下我暫時將第二種意識形態稱作為左翼。 也因此,除了右派同意的社會救助之外,左翼更加提倡社會保險制度。其旨在透過集體性的保險分攤個人的風險(失業、失能、傷病等),同時保障或維持退休者的生活品質,也利用各種名目的社會津貼,鼓勵民眾達到特定的政策目標或補償部分弱勢的權益。此外,有關人力資本的投資(義務教育、職業訓練),左翼也沒忘記。當然,此舉利用財富重新分配及累進稅率讓政府完成上述福利的必要條件,也引起右派的強力批判,特別是損害個人自由這點。 有關這點,我倒有不同的見解。去年香港中文大學教授周保松來政大客座時提出了一個觀點,其大意為,自由與平等並非是兩個矛盾的概念,左翼追求的是「平等的自由」,其意味著每一個人皆可擁有同樣的選擇權。舉例來說,大家大抵都認同教育的重要,表面上所有人都有讀大學的權利,但實際上很多人是迫於經濟因素而無法就學。換言之,自由的基礎是機會平等、機會平等的體現才有自由。 對UBI的質疑與認同坐月子中心 回到正題。當UBI的概念被提出後,這兩種意識型態可能會如何回應呢?

Posted in 家事服務, 家事清潔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