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December 2016

白蘿蔔生時是涼性,熟時是溫性月子中心

王榮南認為,傳統的從業人員至少需要5年月子中心,幾乎天天浸淫在中藥,才可能練成扎實的功夫。這在學院學不到,有學歷、資格的教授也沒有這樣的能力教學。西方藥學知識當然有優點,但畢竟與中藥思維完全不同,但西藥師取得證照後,西藥、中藥都可以管,「實在不太合理」。 「屏東縣恐怕將是第一個沒有中藥房的縣市,」王榮南說,這幾年看中藥房招牌一塊塊卸下來,偌大的屏東縣也只剩下70多家中藥房,而老闆們平均70多歲。 穿越一甲子的中藥鋪,也常是一個社區熟悉、信任的地方守望者。一個客人帶着包藥材進來,詢問朋友送的藥材到底是什麼?還能放多久?中藥房老闆熱切地提醒:人參跟白蘿蔔不能同時食用,因為白蘿蔔生時是涼性,熟時是溫性,生吃白蘿蔔會影響人參的效果。 或者,服用人參期間不能喝茶,因為茶葉中含有鞣酸,會降低甚至破壞人參中的有效成分;又或者在客人上門採購藥膳食材時,提醒其中哪些不適合體寒的人……。 在宜蘭市經營85年中藥房的陳壁煌、陳楷樺父子,分別是第三代、第四代。陳壁煌通過了中醫師檢定考試,也是當年的列冊人員。從小跟着家人分裝、炮製藥材像是做家事,看着爺爺、爸爸傳遞養生之道,兒子陳楷樺很早就決志要擔下傳承之責月子中心。

Posted in 褓姆, 鐘點管家 | Leave a comment

投入中藥產業的藥師寥寥可數月子中心

也就是在1993年前取得中藥商執照者,月子中心未來可以繼續依「固有成方」為客人調配丸、散、膏、丹及煎藥,但其中不能含有毒劇中藥材。 「列冊中藥從業人員」在1993年之後就停止登錄,之後再有人希望從事相關工作者,就得取得藥師或中醫師的證照。 然而,近年來投入中藥產業的藥師寥寥可數,估計20年僅新增200名藥師。古承蒲說,這些藥師,又「幾乎都是家裏本來就是中藥房的孩子」,甚至有人根本不執業,只將牌照租給別人。 新北市中藥公會理事長王榮南年過60,在板橋開中藥房多年。他9歲就在中藥房裏面當「囝仔工」(童工),後來也到中國大陸學中醫,如今60多歲的他,已經是列冊人員中最年輕的中藥商。「講白一點,政府希望西藥師管理中藥、不要中藥房的存在。」但他反問:到西藥房去抓中藥補品,這符合民眾的消費習性嗎? 王榮南說,多年前衛生單位已經「拿走」他們從業人員調劑權,因為所謂「調劑」是藥師的責任,可請領健保給付。如今中藥商剩下「調配」權利,也就是民眾自費要求中藥房協助,因應個人不同需求將藥材製作成丸、散、膏、丹、湯等型態。例如藥丸製作,是將藥材烘烤乾燥、磨粉後,和蜜變成藥丸,可依據客人口感軟硬少量製作、便於攜帶。王榮南形容,這種中藥房提供的「客製化」服務,「是賣尿布、保健食品的西藥局無法提供的月子中心。」

Posted in 清潔, 管家 | Leave a comment

月子中心因為中藥房只賣給「特定客戶」

對傳統藥鋪而言,為什麼不能為這些「祖傳秘方」辦理申請登記月子中心? 兼任「台灣中藥從業青年權益促進會」會長的古承蒲說,如果中藥鋪要預先製作好藥品,販售給不特定的客人,就要去申請GMP(優良藥品製造規範)藥廠認證。這需投入大筆資金、成本,申請藥證還要求公開處方。也有受訪者強調,老字號中藥房總得保護「祖傳秘方」,怎麼可能什麼都公開? 不過高文惠強調,基於商業考量,醫藥品也可有智慧財產權等保護方式有限度開放原料配方。 如果不走「申請GMP」這條路子,另一個折衷方法就是慶餘堂現在的做法:要求買枇杷膏的顧客「先預訂,三天後取貨」。因為中藥房只賣給「特定客戶」,也就是形式上必須符合「接收了訂單後熬製藥品」。 抗議民眾舉著標語高喊口號希望官員出來對話月子中心。 抗議民眾舉著標語高喊口號希望官員出來對話。攝:徐翌全/端傳媒 政府希望西藥師管理中藥 像郭豐裕、古承蒲這樣的傳統中藥房經營者和從業人員,現行的法規怎麼為他們定位? 1993年,台灣衛生主管機關停止發放中藥商執照,過去在中藥房幫客人調劑、配藥的師傅,被歸類為「列冊中藥從業人員」。

Posted in 居家清潔, 清潔 | Leave a comment

要把『祖傳秘方』提供別人治病月子中心

但上述人等,包括香港歌神張學友在內恐怕都不知道月子中心,這一罐顏色介於黑褐之間,濃稠遠勝過蜂蜜,被視為養「聲」珍品的中藥枇杷膏,已經被台灣衛生單位認定為「偽藥」。 上月22日,慶餘堂負責人郭豐裕被檢察官依「違反藥事法」起訴。兩年前,他也曾經被依照同樣的情節,當時被判刑4個月、緩刑2年。 「在我們國家的管理規定,要把『祖傳秘方』提供別人治病,就是藥物,就是要註冊,你沒有申請註冊、就是製造偽藥,」衛生福利部中醫藥司副司長高文惠話說得很堅定。 有受訪者強調,老字號中藥房總得保護「祖傳秘方」,怎麼可能什麼都公開?不過高文惠強調,基於商業考量,醫藥品也可有智慧財產權等保護方式有限度開放原料配方。 然而上頭這一套管理觀念,不盡符合華人社會對中醫藥的使用習慣,老藥鋪「祖傳秘方」這種代代相傳、有歷史的驗方,加上眾人口碑便已足以驗證品質或療效。 但主管機關仍強調時代不同,整體公共利益要「科學」思考。高文惠說,「利用自身經驗、個案推薦,已不符現代化的社會、理性的眼光,過去時代資訊不發達,才會『神農嘗百草』,可能有效、但也可能有人受害月子中心。」

Posted in 家事管理, 家庭主婦 | Leave a comment

解決客人五花八門的疑難月子中心

古承蒲特別強調,中藥調配、月子中心熬製,有賴豐富經驗的傳承,在過去,中藥知識、技藝全賴師徒相授。 然而,與其他年輕從業人員一樣,即便熱愛中藥,心甘情願地每天切藥、包藥、送往迎來解決客人五花八門的疑難,在熱烘烘的鍋爐前熬製、炒藥,但他們沒國家認定的專業身份,她形容,「23年來妾身未明」。甚至,台灣政府的新政策,恐怕要讓她一生的志業和一身的技藝從此埋沒。 中藥房的藥草櫃中藥種類繁多。 中藥房的藥草櫃中藥種類繁多。攝:徐翌全/端傳媒 知名枇杷膏被認定為偽藥 不過,和年過80的郭豐裕比起來,古承蒲「幸運」多了,她「只不過」是可能因為政府推動的新政策失去專業資格;但另一位中藥界的前輩,年過80的郭豐裕此刻面對的,是司法追訴。 郭豐裕主持的「慶餘堂參藥號」座落於台北市信義路,顧客一走進去,滿室中藥草的馨芳,這是華人熟悉的味道。調配人員站在一格格抽屜的百草櫃前,在高檯上將藥材切成一段一段、一片一片,把一味一味的藥材放在方形白紙上,像禮物一樣一包包摺疊好。 從外觀看起來,慶餘堂和一般傳統中藥房沒有什麼不同,但它以古法製造的枇杷膏的名聲早就傳到台灣以外。學校老師、電視台記者、主播、廣播電台播音員或者歌手,舉凡「靠聲音吃飯」的人,月子中心幾乎沒有人不知道這家百年老字號。

Posted in 家事服務, 家事清潔 | Leave a comment

政府已經不可能閉門造車自定法案坐月子餐

所謂「電傳勞動」指的是越來越多網路工作者坐月子餐,並不會有實體工作場合,政府很難制定這些工作者的工作時數、職災保障、請假制度等法規。但這些電傳工作者並沒有工會代表,是一群很模糊的人,政府根本不知道從何討論、找誰討論。 其實不止這個議題,諸如「群眾募資」、「網路個資」、「共享經濟」等議題,利益關係人眾多,蔡玉玲認為「高手在民間」,政府已經不可能閉門造車自定法案,必須廣納群眾意見,才可能制定符合實際需求的法條。 vTaiwan 的設計初衷其實就是要「凝聚共識」。打開 vTaiwan.tw 網站,可以看到左方明白列出目前正在不同階段討論的議題。vTaiwan 平台上的提案流程大致分為「意見徵集」、「準備」、「討論」、「草案」、「定案」五個階段,從意見收攏到討論具體草案,不同階段的 vTaiwan 任務性不同。除了線上討論外,不同議題也會定期召開實體會議。所有流程的討論、官方文件、會議都是公開透明,人民與政府官員同享一樣水平的資訊。 vTaiwan 的提案流程 vTaiwan 平台上的提案流程大致分為「意見徵集」、「準備」、「討論」、「草案」、「定案」五個階段。 「意見徵集」階段,是針對尚未有具體政策,或權責上不明確的議題,先徵詢民間意見。 「準備」、「討論」兩階段主要為了收攏群眾的意見,首先提案部會和編輯群會將議題整理成不同子題,放上討論區供網友表達看法。而且各部會必須針對網友提問在 7 天內回答坐月子餐。

Posted in 褓姆, 鐘點管家 | Leave a comment

將自己的經驗分享給與會者坐月子餐

在場與會者所有發言,都被速錄師一字不漏地打在網路文件上坐月子餐。 兩小時的會議沒有謾罵,大多時刻是就事論事的溝通。過程中王明雄不再焦慮,他有足夠的時間,將自己的經驗分享給與會者。 王明雄事後回想,他對這個會議的進行模式印象非常深刻。他認為,這種公開、透明的會議模式,正好可以讓社會大眾檢視正反雙方的說詞,再自己決定自己的立場。 但王明雄至今仍不知道,這個會議背後的平台是什麼,直到《報導者》記者採訪時,他才知道,原來這個「v 什麼」會議,正確名稱是「vTaiwan」。 讓民間的高手說話 vTaiwan 是 2014 年 12 月由前政委蔡玉玲與公民黑客社群零時政府(g0v)所合作創立,蔡玉玲擔任 25 年商業律師期間,長期接觸科技領域的客戶,深覺世界變化太快,台灣科技、網路相關政策卻進行得非常緩慢。 「現在社會不同意見太多了,發聲管道非常多。現在遇到一個問題,推動政策時,有不同意見就停住。」她在受訪時多次強調:「政策推得太慢,再對的事情,拖個 5 年都不對了。」 除了群眾意見難以收攏外,政府也面臨了傳統法規制定流程,跟不上虛擬世界需求的問題。例如當時勞動部在討論「電傳勞動」的法規制定時,就面臨找不到資方與勞方代表的困境坐月子餐。

Posted in 褓姆, 鐘點管家 | Leave a comment

主持人先入為主引導討論坐月子餐

從事計程車行業 38 年的王明雄坐月子餐,坐在偌大的會議室裡,不斷翻閱著手中的資料,顯得有點焦慮。身為台北市計程車客運商業同業公會的理事長,為了向大眾解釋運輸共享經濟「Uber」的違法事例,他已經上遍各大政論、電台節目,對議題並不陌生。 因此當交通部邀請他參加一場由蔡玉玲政委發起的「v 什麼」會議,雖然不清楚會議詳細流程,他還是欣然答應了。但老實說,王明雄對官辦會議的印象不是很好,之前受邀參與立委辦公室所舉辦的公聽會,因受託團體的遊說,讓整場公聽會有很濃的政治意味。主持人先入為主引導討論,現場也淪為各說各話。 但這場「v 什麼」會議顯得很不同。組成的人來自各方利害關係人,除了各部會官員、計程車業者、學者,連平日在網路上隔空交火的 Uber 代表與反對 Uber 合法的網路大神翟本喬都在。而在他看不到的網路聊天室,還有兩百多位網友線上觀看會議進行,不時提出問題。如此大的陣仗讓他不禁「心驚膽顫」,盤算該從什麼角度講述自己的想法。 此時,一位中性打扮的年輕人走到會議桌中央,宣布會議開始。「大家好,我是今天的主持人唐鳳。」這場會議的主持人,是後來將擔任行政院最年輕政委的唐鳳。她面對看似平靜卻又暗潮洶湧的場面,顯得很輕鬆,一一請與會來賓輪流發言,並適時以幽默的玩笑緩解氣氛坐月子餐。

Posted in 居家清潔, 清潔 | Leave a comment

可能更需要的是托育服務坐月子餐

對參與式預算的想法,重點到底該是「參與」還是「預算」。圖片提供/大安區公所坐月子餐 許敏娟認為,參與式預算最難能可貴的地方在於改變公務員編列預算的邏輯,好比過去公務員總是站在公務員思維編列預算,若不是延續著前一年的預算,便是依照自己的判斷想像哪邊要蓋老人中心,卻忽略當地可能更需要的是托育服務;她舉中正區忠勤里里長方荷生的「書屋咖啡」為例,說明這個提案便照顧到不被任何一個社會福利網承接的中輟少年少女,幫助北市府看到「沒被公部門照顧到的人」。 或許比起每個提案是不是符合規定、是不是好執行,對許敏娟來說,看見「公部門沒看見的東西」會是更重要的事,這點想法和藍再炘等更多基層公務員並無差異,這些都是參與式預算教會他們的事坐月子餐。。 唐鳳將於10月1日擔任行政院政務委員,並持續運作前政委蔡玉玲所發起的vTaiwan平台。但這個標榜開放政府、公開資訊,鼓勵民眾參與政策制定的平台,會是民主的解方嗎?它所遇到的問題又是什麼呢?

Posted in 家事管理, 家庭主婦 | Leave a comment

放著不執行的「黑箱」情況坐月子餐

為什麼會出現可能無法執行的紅燈提案坐月子餐?王寶萱解釋,今年是台北市第一次舉辦參與式預算,仍是試辦性質,加上台北市12區各有各的作法,確實出現一些提案完成後才發現很難執行。但有了今年的經驗後,未來要確保只要走完流程、提案成功了,就一定會執行,絕不會有放著不執行的「黑箱」情況發生。 「是否可以執行?」牽涉到公部門何時應介入的議題,主責高雄市哈瑪星社區參與式預算的學者萬毓澤便主張,公務員應在早期便進來與民眾討論提案,盡量協助民眾往可執行的方向修正,否則民眾若是提案通過後又被推翻,將不再信任公部門。 對此,許敏娟則認為「沒有標準答案」,對她來說,重點在於對參與式預算的想法,重點到底該是「參與」還是「預算」。 「有些人說,是不是要先告訴他NO啊?有些人說你要告訴他這不合法。那我說你要告訴他,然後咧?那你還要不要他參與?就剛剛講的,你要重參與還是重執行?如果你重參與的話,那你畫了很多坐月子餐門檻,後面是比較好執行啦,可是對參與這件事情來講,可能他們就不想參與了!」 那麼,許敏娟重視的是參與還是預算呢?她笑笑地說「開放政府,全民參與嘛!」

Posted in 家事服務, 家事清潔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