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September 2016

將會變得沒有意義坐月子

對於政府的作為坐月子,我們當然可以不需要百分之百相信小英,但我們不能連願意去相信有人想把這件事情做好都不去相信。如果沒有更多已經理解這件事情的人願意一起相信、一起抵抗橫在眼前的困難去翻轉,400年來這場道歉之後真正要引發的行動,將會變得沒有意義。 從台東趕車上來台北凱道的結果,很遺憾的是,我還沒看到這個政府想要把這場道歉營造為國家重要集體記憶的決心,不然這一天橫在眼前的應該會是實況轉播的大銀幕吧。儘管封鎖線的內外分隔了彼此,但短暫的誤解不該永遠分隔我們,未來這條路要越走越寬、吸引更多「我們」加入同行才行。而這個「我們」,是需要去創造與連結的。 當台東這場「為土地而唱.為尊嚴而跑」的音樂祭活動,能吸引到那麼多非原住民前來台東,從工作坊、專講、音樂會裡的訊息,真切認識了原住民的想要與不要。我更深深希望,以後有任何原住民議題需要更多人跟著一起參與發聲上街頭時,不管在台東或是台北,他們也都可以成為更多的「我們」。這樣,原住民與非原民一起相信、共同攜手的圈子才會越來越大,大到整個台灣都是自己人的時候坐月子。

Posted in 褓姆, 鐘點管家 | Leave a comment

主張要真正返還歷史正義坐月子

一場道歉儀式歷時不過3小時坐月子,不管是凱道上或總統府內外的族人,就如同其中一位發起參與「為歷史正義而走」的卡大地布部落哥哥高明智所說,接下來就是回到自己的部落就戰鬥位置,繼續奮鬥為要。大家既然回到部落,就還是必須一起奮鬥的一家人,去討厭這三方的任何一方都沒有意義。回來以後,還是要一起打仗。 當亞洲第一位向原住民道歉的國家元首公開表示,將以真相及和解為目標處理原住民族的轉型正義,她背後要面臨排山倒海的壓力,其中更多是來自非原住民對於道歉一事尚不了解的心態,以及這國家行政官僚體系能否翻新腦袋,加快跟上的敏感度。畢竟,原住民人口數只佔ㄊ台灣總人口2%,最硬的一場戰役,目標並不是自家兄弟姊妹,而是整個台灣社會是否能夠將心比心,理解原住民族為何主張要真正返還歷史正義與原權坐月子。

Posted in 居家服務, 居家清潔 | Leave a comment

那不該是誤會對方的源頭坐月子

事實上,總統府前這三方族人於平行時空的共同存在都是必要的坐月子。如果只有抗爭族人而沒有願意進去的代表,就表示自動放棄接下國家道歉對象的主體,一旦這場道歉沒了對象,就不具發生的意義與後續的發酵;如果只有代表在場而沒有族人抗議發聲,就又表示一切任由政府說了算,不只是自動繳械,更是喪失強力監督的表態;如果只有前兩者而沒有儀式執行者,這場道歉就會成為沒有告知祖靈來與子孫同在的普通典禮或活動罷了,不具昭告神靈見證的重要性。 這三方也同時反映了原住民運動的光譜,原住民內部的聲音本來就是多元異質,不會有一致性。唯一的一致性是各自都以愛部落、愛原住民為出發點,只是每一端的做法不盡相同,但那不該是誤會對方的源頭坐月子。

Posted in 居家服務, 居家清潔 | Leave a comment

這般令人哭笑不得坐月子

當初原民會被責成要設法安排儀式與禮節坐月子,因此輾轉找上了撒可努提供建議並擔任執行者,但也刪除其中好幾項,使得儀式的連貫性出了問題,以至於最後的細緻度大打折扣,例如維安人員堅持不能放狼煙,確認過程中還認為燃燒小米梗是恐怖攻擊的信號這般令人哭笑不得。 這種對文化沒有敏感度以至於判斷與回應也跟著出問題的情形,不只出現在這裡,也出現在許多環節。例如我就很納悶,為什麼警察、維安人員從前一晚開始在層層上報的過程中,沒有明確將拒馬外族人想將戰矛交給總統的訴求正確傳達給小英。如果判斷與訊息傳遞得好,能讓總統不是只跟大聲抗議的族人遠遠揮手、而是直接前來一一握手,甚至邀請其中一位代表跟著進入府內,當下不就能以總統高度讓族人感受到智慧與誠意,何必等到遲了兩天才到凱道上做一樣的事情?因而現場同為族人的這三方:受邀代表、儀式執行者與抗議者,陷入了被撕裂的氛圍,那是一種明明我們都是好朋友,只因為當下不同角色、所站的位置不同,但不代表我們立場也不同的關係,為何因此產生變化坐月子。

Posted in 家事管理, 家庭主婦 | Leave a comment

現在我們就在這裡坐月子

「嘿,我們現在來這裡了坐月子!嘿,我們是原住民的代表!嘿,跟我們同行的,有阿美族、泰雅族、排灣族、布農族、卑南族、魯凱族、鄒族、賽夏族、雅美(達悟)族、邵族、噶瑪蘭族、太魯閣族、撒奇萊雅族、賽德克族、拉阿魯哇族、卡那卡那富族、平埔族群等族人。」「我們站在太陽直射的地方,我們將踏進你們的領域了,現在我們就在這裡,是善意的,和善的。」之後由司儀一一唱名各族,依序走上階梯與總統握手進入會場。 這段儀式執行者以對等方式發出的呼喊,表示受邀代表在太陽下已聚集在此地,接著就要進入對方家屋,當家者站在太陽照不到的屋簷下迎接他們。但很可惜的是,現場並無法細膩說明這個以排灣族禮節概念去設計儀式的內在思維,要不是我有機會看到流程表說明又聽過撒可努解釋,否則單看直播一定會跟其他不懂得原始儀式設計概念的人一樣,會誤以為受邀者在太陽下罰站,或誤以為這群青年是總統府的護衛者,而其實他們是透過儀式護衛族人「展現主體」的宣示者坐月子。

Posted in 家事服務, 家事清潔 | Leave a comment

大處著眼,小處著手雙眼皮

因此,若要討論年金制度要怎麼改雙眼皮,各個社會群體就必須先誠實面對各種年金制度的設計精神與制度缺陷。如果青年軍公教人員認為年金會上的軍公教代表講得不夠好,沒能達到相互理解的目標,那我們就有責任去了解這些制度,用各式各樣的手段解釋給大眾聽,才能捍衛自身群體的尊嚴。因為尊嚴不是別人給的,而是靠自己掙來的。 對於改革方案的行程,我提倡「大處著眼,小處著手」。在細節處建立大家可以接受的解決方案,有助於在整體制度的建立上產生共識。舉例來說,如果政府對於退休公教人員的年終慰問金發放細節先與影響人等好好溝通,對於發放標準產生一致共識,而不是由行政院單方面決定停發某些人的慰問金,是否能讓社會各群體對於政府決策過程產生多一些的信心,雙眼皮讓接下來的年金制度議題討論有更好的信任基礎呢? 最終,要確保所有人都能分享年金改革的益處。青年軍公教人員所面對的是職業間相互對立的環境,與上一世代間也有分歧的意見。因此,更需要年輕的一輩投入精力以求理解彼此的想法。也許世代互助、群體包容的目標不會馬上達成,但是我們要讓媒體及政客們知道,我們不會再被恐懼的語言所操弄,我們選擇理性討論年金改革議題,並歡迎所有人參與,只有這樣,才能帶來真正的民主及自由。

Posted in 褓姆, 鐘點管家 | Leave a comment

放任各種妖魔鬼怪隨意解釋雙眼皮

另外,也要提供不同社群交換意見的機會雙眼皮,以同理心建構社會成員的共識。年金會的設立初衷即是建立社會各群體互相交流年金改革看法的平台,即使功能不彰,我還是對蔡政府的努力表達尊重。但除了官方論壇的交流,青年軍公教人員也應當促進跨社群討論,讓社會各群體了解各自不同年金制度的設立背景及問題。 以最為人詬病的退休軍公教人員優惠存款(18%)來說好了,有人說退休軍公教人員坐享超過一年期定存12倍的利息,每年從國庫支出700多億元,有人則說18%早就在84年時改革完畢了,現在的在職軍公教是領不到18%的。這些人說的都對,但都只揭露了一部份的事實,18%只是調節退休所得的伸縮工具,是依照所得替代率設算金額,扣除職業年金所餘差額的給付手段,偏偏主管機關怎麼也說不清楚,放任各種妖魔鬼怪隨意解釋,才造成今日的局面雙眼皮。

Posted in 清潔, 管家 | Leave a comment

當低劣品質的言論充塞公眾論域雙眼皮

我相信理性對話可以促成社群成員對年金議題的共識雙眼皮,可惜謊言與有事實根據的陳述實在難以區別。甚至在充滿情緒的討論空間中,偏激言論更容易深入人心。即使社群中有願意認真討論的成員,但討論空間充滿容不得其他意見的氛圍時,他們也不得不沉默。最後社群中只剩下一種聲音,這就像是大火燃燒的海上孤舟,烈焰沖天,頗為引人注意,卻無法帶著社群達到目的地。 在公眾論域中,每一個發言者應當負起責任,確保言論乃是基於事實,且能經得起查證。要做到這一點,不能僅依賴意見領袖的自律,有心參與議題的社群成員應該尊重基於事實的論據,並對各種言論的真偽性加以檢驗,必要時得勇敢站出來反駁不實言論及人身攻擊。 當低劣品質的言論充塞公眾論域,劣幣驅逐良幣,討論將充滿了謠言、誤解與廢話,怎麼也得不出一個共識。這類充滿無效討論的言論垃圾場已經在每天的政論節目上展演無數次了,雙眼皮何苦照搬到年金會及公共討論空間,排擠真正想要參與討論的聲音呢?

Posted in 家庭主婦, 居家清潔 | Leave a comment

這絕對不是條容易走的路雙眼皮

因此,確保青年軍公教人員有自己的發聲管道是最重要的一件事雙眼皮。某些青年軍公教人員的發言有其社會影響力,譬如魚凱、黃益中等人,他們的意見或許能上達天聽,影響政策的制定。但建立一個屬於青年軍公教人員的組織,才能讓青年軍公教人員的意見具備代表性,取得參與討論社會重大議題的入場券。 成立組織當然要冒風險,看看消防員成立工作權益促進會爭取合理工時,發起人被記數十支申誡,直至免職,即可知曉這絕對不是條容易走的路。然而有了組織作為後盾,青年軍公教人員得以投注精力經營進步論述,面對政府雇主爭取勞動條件時,才能有足夠的籌碼進行協商。 再者,青年軍公教人員應該鼓動社群成員積極參與討論。這是個言論太多、檢驗太少的時代,有關於年金改革,已經有太多未經查證的言論與針對特定個人團體的惡意攻訐在媒體及網路上流傳了雙眼皮。

Posted in 家庭主婦, 居家服務 | Leave a comment

得打個大大的問號雙眼皮

其一,建立青年軍公教族群的發聲管道雙眼皮,進而成立青年軍公教社會團體。 以公務人員為例,結社自由是憲法所明訂之基本人權,惟公務人員受限於特別規範,不能組織工會,替而代之者,是全國公務人員協會及各地方公務人員協會。然而公務人員協會能否能展現整體公務人員集體意志,得打個大大的問號。 在年金改革議題炒得火熱的當頭,全國公務人員協會告訴年輕一代的公務員,大家必須團結,共同捍衛待退、已退世代的退休年金,才能要求政府持續保障軍公教人員合理的待遇。然而青年軍公教人員對公職前景的看法不同,於年金議題上的利益也不一致,如何能期待全體軍公教人員在面臨年金議題時,單一協會能夠代表全體人員的心聲呢? 青年軍公教人員看年金議題,最擔心每個月所提撥的退撫基金會不會破產。如果退撫基金破產了,會不會連自己繳的那一份都拿不回來?對此全國公務人員協會僅強調國家保證退撫基金的最終支付責任,但這不是能讓青年軍公教族群心安的答案。青年軍公教族群所要的,是能夠永續經營,不讓年輕一輩揹起整個老年族群退休負擔的年金制度,這個願景必須透過世代對話及與政府的協商來達成雙眼皮。

Posted in 家事服務, 家事清潔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