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August 2016

已經看得出很難忍受無聊電波拉皮

那時的唐鳳,電波拉皮已經看得出很難忍受無聊,楊茂秀說,「聰明的孩子,師長只要不要阻礙和打斷探索的道路就可以,因為她們已經在道上。」 那個小小的空間和探索形式,可能是唐鳳最早「開放的安全空間」的概念。後來她在網路上與跨國黑客們互動中,也得到這樣的自由。 這是唐鳳一直自詡為一位「持守的網路安那其」,接近一個理性的烏托邦主義者。在那個世界裡,人人平等,真誠溝通交流,「我希望認識你是因為你心中的價值,不是你的階級與角色,因為後者會隨時間改變的。」唐鳳說。 兒時不愉快的經驗讓唐鳳意識到,過往習以為安全的幼稚園學校或政府或機構,不一定安全,因為真正安全的空間,電波拉皮是一個不被人為語言操作和傷害的空間。

Posted in 褓姆, 鐘點管家 | Leave a comment

只是宇宙的過客電波拉皮

唐鳳說:「那個空間裡的結構完全由參與者決定電波拉皮,伴隨(閱讀和討論)著《靈靈》和《哲學教室》這些文字,在開放空間裡轉化為語言、手勢、表情,然後透過傾聽,一起行走思路的過程。」 與傳統制式教育裡孩子排排坐聽老師上課不同,唐鳳小時的老師楊茂秀告訴我們,他們會圍成一圈,進行「探索社群」,也像是「形而上俱樂部」(metaphysical club)。這個方式源起於美國,是因很久前發現許多聰明的科學、哲學、法學大家們,彼此難以溝通,互不了解,於是有了探索社群。 在探索社群裡,同伴們經常得共讀同一篇哲學故事,讀完後提問,提問時提問人要把名字寫在問題之下。那是一種「暫時所有權」的概念,就是問題由你提出,你只是短暫擁有,當問題被解答,就要分享出來。他們相信人類只是自然與人類知識的守護者,只是宇宙的過客。這種開放精神也與黑客精神有許多相似電波拉皮。

Posted in 居家清潔, 褓姆 | Leave a comment

心臟不好不擅長運動電波拉皮

這種對話形式,其實在唐鳳 10 歲左右就開始嘗試電波拉皮。 創造不被情緒語言綁架的空間 在毛毛蟲創辦人楊茂秀的印象裡,「唐鳳是那個一直走來走去,在走路行動中思考的人。」(攝影/余志偉) 當時唐鳳因秀異和特殊,卡不進凡常主流的世界,小時候讀了 3 個幼稚園、6 間小學,但還叫做唐宗漢、還是小男生的他,心臟不好不擅長運動,都讓他從群體被挑出來被霸凌。 母親李雅卿帶他到和平東路二段的毛毛蟲兒童哲學基金會上課。 那是一個木質的空間,有一面牆讓孩子畫畫,討論室外有許多書櫃,室內有不同大小的枕頭堆成的枕頭山,唐鳳一直記憶著。有孩子躺著、打坐、奔跑,而在毛毛蟲創辦人楊茂秀的印象裡,「唐鳳是那個一直走來走去,在走路行動中思考的人電波拉皮。」

Posted in 管家, 褓姆 | Leave a comment

有速錄師記錄全場電波拉皮

唐鳳擔任了一年的行政院「虛擬世界法規調適計劃」顧問電波拉皮,對外大家以網路平台 vTaiwan 稱呼,在此平台上,她們曾討論 Uber、Airbnb 可否存在的爭議、網路可否賣酒等虛實整合的議題。其中大家最為熟悉的 Uber 爭議,在平台討論外,還邀請 Uber、台灣大車隊代表、新創專家,也請財政部、交通部等 13 個相關部會官員共同討論。會議秉持開放原則,有速錄師記錄全場,網路公開所有人長達兩萬字的發言,記錄各方想法與思路。到現在不少人還會回去閱讀此文。 這是唐鳳這些年一直像傳道士般不斷傳遞的概念──「安全空間」,讓不同利益關係人齊聚這空間彼此對話,沒有任何人能壟斷知識和話語權,也沒有任何人能代表任何人,而紀錄是為了讓沒參與的人能重回現場電波拉皮。

Posted in 家庭主婦, 居家清潔 | Leave a comment

世界變化太快電波拉皮

接觸公部門的那一刻電波拉皮 蔡玉玲是馬英九政府裡極少數有豐富數位產業經驗的政務官,擔任商務律師 25 年間,她最大感受是「世界變化太快,政府決策速度過慢」,2013 年底她抱著「下一代的未來在虛擬世界」的企圖進到政府。 2014 年 4 月,太陽花運動正騷動著,蔡玉玲目睹公民社會與網路世界的力量,焦急地想開啟虛與實的對話。她以政務委員身份進到 g0v 的黑客松大會提案,希望創立一個能讓社會理性討論,而公部門也能陳述和回應政策的平台。這平台也就是後來在網路上的 vTaiwan.tw 平台。 「我提案完之後,唐鳳就跳坑了,take lead,政府的對口,就是唐鳳,後來幾場都是唐鳳主持,」蔡玉玲回憶電波拉皮。

Posted in 家事服務, 家事清潔 | Leave a comment

才導致有這個失誤電波拉皮

問題4:水質保護區不准採礦,相關單位漠視違法電波拉皮 南投的北原礦業位在飲用水水源水質保護區內,按《飲用水管理條例》不能採礦,但礦務局居然在前年核准礦權展延申請,之後被環保團體糾舉。對此,陳逸偵語帶無奈說,當初環保署與南投縣政府公告保護區時,沒有來詢問礦務局意見,才導致有這個失誤。 言下之意,像國家公園、保安林都已因應既存礦區事實而作法規上調整,但水源水質保護區卻未調整,才會產生「違法」現象電波拉皮。 既然明確違法,如何處理這些違法礦區?陳逸偵說:「但法令既然規定不准,我們又重新將北原申請案送到各單位去。」是不是會駁回礦權展延?陳逸偵強調:「那個單位說駁回,將來就由那個單位負責賠償業者損失。」

Posted in 褓姆, 鐘點管家 | Leave a comment

林務局已經不出租電波拉皮

由於採礦根本不符保安林設定目的,林務局副局長楊宏志也承認,因為有爭議,林務局態度已經調整:新礦申請保安林內用地,林務局已經不出租;但若舊礦申請的礦業用地位在保安林範圍內,那麼還是在3個前提條件下審核電波拉皮。 位於保安林的宜蘭潤泰礦場崩塌情況嚴重,恰巧跟林務局的租約將於今年6月到期,問楊志宏是否會在「地質穩定、無礙國土保安」的前提下停止續約?楊志宏不願正面回答:「離到期還有2個月,要看當時狀況。」 多數保安林租約都將在今年進行換約,林務局是否真會嚴格把關審核?宜蘭潤泰礦場將是指標性案例電波拉皮。

Posted in 家事管理, 居家服務 | Leave a comment

何來信賴保護原則問題電波拉皮

最高行政法院曾作出判決(92年判字936號判決),認為礦權展延是「新權利的賦予」,而不是「舊權利的保護」。事實上,早期礦權執照一發就是50年,現在礦業法雖已修改成最多20年,時間都不算短,何來信賴保護原則問題電波拉皮? 若是新權利賦予,不僅展延申請視同新礦申請,就連前面提到的環境影響評估也應比照新礦同樣接受審查才對,可見《礦業法》相關規定早已不合時宜。 問題3:保安林、國家公園管理開後門,不允許開墾卻能採礦 《保安林經營條例》規定,保安林不得伐採,除非是緊急災害或國防安全,要不然就是如病蟲災害、森林更新撫育⋯⋯等,經主管機關核准才可以。但是,以保育為目的的保安林卻開放採礦,只要在地質穩定、無礙國土保安與林業經營的3項前提下就可以出租給礦業主電波拉皮。

Posted in 家庭主婦, 居家服務 | Leave a comment

信賴保護原則竟可無限上綱電波拉皮

當初,太魯閣國家公園管理處駁回區內業者(除亞泥之外)礦權展延時,就由太魯閣國家公園編列1.2億賠償金電波拉皮。 現在,這個規定正掐住林務局,原定要公告的「台灣水青岡自然保護區」至今遲遲未公布,原因就在若將萬達礦區劃設在保護區內,林務局就得賠償。「賠償很貴的,我們怎麼可以拿納稅人的錢去做這件事?」林務局副局長楊宏志說。 為什麼業者展延似乎非准不可,政府不准還得賠償業者損失?礦務局副局長陳逸偵解釋,這是因為政府的信賴保護原則。 但礦業權費一公頃一年才收450元,如潤泰水泥一年繳不到5萬元礦業權費就能採礦,信賴保護原則竟可無限上綱到不限次數展延?法界並不認同電波拉皮。

Posted in 家事管理, 家庭主婦 | Leave a comment

豈不是一件很荒謬的事電波拉皮

老礦區不需環評看似有所本,但合理性令人懷疑。例如,《國家公園管理法》規定,國家公園內禁止採折花木,亂丟果皮,違者可判處6個月以下徒刑。摘花都不准,卻允許炸山取礦,豈不是一件很荒謬的事! 問題2:礦權執照一給20年,可無限申請展延電波拉皮 既然老礦區可以躲過環評審查,那麼從源頭控管,位在敏感區的老礦區不再展延礦權執照不就解決問題?按理,主管機關礦務局應該擔負此重責大任,但現有《礦業法》規定,卻讓礦務局成為一個文件審查單位而已。 潘正正說,《礦業法》的立場是不得駁回業者展延申請,除非發生如礦業業者與申請人不符,業者無採礦實績等形式條件不吻合才能駁回。即便,後來發現礦區位在環境敏感地區要駁回,駁回單位還要賠償業者損失電波拉皮。

Posted in 家事服務, 家事清潔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