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ily Archives: 2016/02/15

現實主義僅僅是分化進程中的一個節點

其二,無論是要說明文化物件的生產狀況,還是要說明文化物件的接受(消費)狀況,對於這種類型的後現代主義說來都是能夠勝任的。其三,分化與消除分化兩者的週期性轉化。某些論者並不清楚他們所談論的後現代主義,一方面有別於現實主義,另一方面又不同于現代主義。這種類型的後現代主義把現實主義看作是文化現代化的一個組成部分。現實主義僅僅是分化進程中的一個節點,它不如現代主義在分化的道路上走得那麼遠。 直截了當地說,我並不認為當代文化整個地或者絕大部分地必然是後現代化的。在這個時代還流行著各種文化物件——包括現代主義的、現實主義的,以及諸如哥特式的和基督教的文化物件之類的前現實主義的文化。

Posted in 清潔, 管家 | Leave a comment

看起來這像是向現實主義的回歸

這種指涉物對能指空間的入侵和能指對指涉物空間的入侵,正是沃霍爾(A.Warhol)所謂“過濾網”理論的明確主題。 看起來這像是向現實主義的回歸,但是實際上它所刻劃的現實物件本身就是一種意象。克羅伯格(D.Cronenberg)執導的影片《錄影場》就十分強調這一點。在這部影片中,主角詹姆斯•伍茲(James Woods )的身體越來越多地具有錄影機的功能,而錄影帶本身則變成了一種不知是什麼樣的粘糊糊的東西。 我提示的這種類型的後現代主義確有某些可取之處。其一,意義狀況這個概念不只是針對語言和結構而言,它完全超越了這一範圍,涵蓋後現代主義文化物件的所有領域。

Posted in 家事管理, 居家服務 | Leave a comment

對於後現代化而言這些差異是未定的

如上所述,現代主義把能指、所指和指涉物的角色地位作了明顯的劃分和自洽。與此相反,對於後現代化而言這些差異是未定的,尤其是能指與指涉物的地位及其相互關係,或者換一種說法,表述與現實的關係不是預先確定的。在這裏,通過意象而不是文字意義在表述過程中所占的比率的不斷增大。這就是消除差異(分化)。在消除差異的過程中,與文字相比,意象在更大程度上與指涉物相似。公正地講,指涉物本身更主要地是面對能指。這就是我們每一天的生活變得充滿現實感的原因,在電視、廣告、錄影、電腦化、隨身聽、汽車卡式答錄機,以及發展至今的CD、VCD和DAT中包含了越來越多的表述。

Posted in 家事清潔, 居家服務 | Leave a comment

文化產品又從哪兒開始

文化的最重要“機制”之一就是評論,它介於文化產品和消費者之間。一些評論家已經開始對文學作品和文學評論之間的區別提出質疑,正如他們對文化機制和文化物件之間的區別提出質疑一樣。其他的“機制”還包括那些商業性地運作的文化物件,以及在這種商業性運作過程中廣告所起的作用。隨著流行錄影和偽裝成流行歌曲的廣告的出現(在80年代後期,就像在60年代初期的黑人音樂那樣),使人難以說清商業運作機制到哪兒停止,文化產品又從哪兒開始。 最重要的或許是表述方式本身。

Posted in 家事清潔, 家庭主婦 | Leave a comment

“文化經濟”變成了對分化的消除

這樣,高雅文化和大眾文化之間的界限部分地被打破了。隨之而來的是,高雅文化贏得了大量的受眾。但這也是文化交往的一個新的內在性要素,在文化交往中,表述也具有符號的功能。 第三,“文化經濟”變成了對分化的消除。在文化的生產方面,那些頗受後結構主義者推崇的著名作者或者消失了,或者被融入了文化產品之中,就像在80年代後期的傳記小說中以及在從安德森(L.Anderson)到麥克萊恩(B.Maclean)的表演藝術中那樣。在文化的消費方面,差別(分化)正在消除。例如自從60年代中期以來,某些戲劇類型逐漸形成了這樣一種傾向,包括觀眾本身也成為文化產品的組成部分。

Posted in 家事服務, 家事清潔 | Leave a comment